当前位置:306彩票 > 经典文学 > 孔子
第80章 孔子被迫流落异国6
作者:笔名:杨雪舞 | 字数:1921 字

126、

卫王的宫殿虽不及鲁王的那么雄伟,却很是奢侈,就是宫门的铆钉,也是镶了金的。卫国人口虽然不少,却并不富裕,就其人民的生活水平而言,应该算是穷困的国家。而君上还如此讲究,百姓肯定更难有好生活。孔子正看着、想着,宫门开了,出来迎接他的,竟然是卫灵公的宠男风步真。孔子见了,不由得心里叹了口气。

风步真果然一表人才,修长的身材,一张俊俏的脸,满是春风得意的笑。就是那臀部,也比一般男人的大,犹如女人的一般。孔子的目光,只在他身上掠过,便很快地转向一旁。他想到弥子瑕的惨死,对眼前这位男宠,心里又是厌恶,又是同情。可怜的男人,做人做到这般地步,就只剩下了可怜啊!孔子在心里喊道。

风步真感到孔子对他的冷淡,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也用一种冷淡的口气对孔子说:“夫子,请,灵公让你进去。”

跟在风步真身后,孔子进了王宫。刚到堂下,远远地看见灵公坐在堂上,不等风步真介绍,孔子倒头便拜。卫灵公还过礼,招呼孔子上堂,行过君臣大礼之后,卫灵公开口问道:

“夫子怎么也用黑丝绸制作的礼帽?”

孔子听了,恭恭敬敬地回答说:“用麻布制成的礼帽,符合于礼的规定。现在大家都用黑丝绸制作,这样比过去节省了,我赞成大家的做法,也就这么做了。”

卫灵公听了,对风步真说:“你听见了吗?夫子在鲁,位极人臣,可仍然只能以黑绸帽代替用麻织的帽子,这说明鲁王对夫子也实在太小气了些。到我卫国之后,夫子一定可以用麻织的帽子。”

孔子听了,哭笑不得,正要解释,又听灵公问道:“在鲁国,臣见君上,都是在堂下跪拜么?”

“是这样的。”孔子说:“臣见国君,首先要在堂下跪拜,这才符合周礼的规定。”

“夫子既然要坚持周礼的规定,那么臣子戴麻织的帽子,不也是周礼的规定么?”风步真问道。

“不,不同,这不同啊!”孔子说:“现在大家都到堂上跪拜,这是骄纵的表现。它虽然与大家的作法不一样,我还是主张先在堂下拜。因为这涉及到‘君主之防’的大问题。而戴什么材料的帽子,却没有丝毫影响到对君王的不敬,这两件事是有着根本区别的。”?

风步真还要开口,被卫灵公用目光制止了。孔子正想再解释几句,只听卫灵公问道:“夫子,本王想请教你一下关于军队列阵的方法?”

孔子听了灵公开始就问一些无聊的问题,接下来又首先问他有关军事方面的问题,心中很是失望。因为他是反对用战争的方式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虽然在具体问题上也有例外。孔子主张以礼治国,礼让为国,所以他回答说:“祭祀礼仪方面的事情,我还听说过;用兵打仗的事,我从来没有学过。”

灵公听了,正攒着眉头在想,风步真却冲口问道:“夫子说的礼、礼让,是什么呢?”

“就是仁啊!要用仁德来治国、为国。”

“仁,仁在什么地方呢?夫子难道没有看见,如今的天下是乱纷纷的,诸侯不听天子的,许多国家,陪臣也不听诸侯的,譬如你们鲁国,陪臣还当权作主了呢?”

“是啊,是这样啊!”孔子说:“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不就是因为这些逆乱的人放弃了仁吗?难道不是这样吗?”

“仁都被大家放弃了,仁已经离我们很远了,还能再用它来治国吗?”风步真咄咄逼人地问道。

孔子有些激动了,大声地说:“仁难道离我们很远吗?只要我们想达到仁,仁就来了。仁是人天生的本性,因此为仁就全靠自身的努力,不能依靠外界的力量,而要靠道德的自觉。只要我们努力,就有可能达到仁。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自己不来努力呢?为什么还要说仁离我们远去呢?不应该这样,不应该这样啊!”

卫灵公听了,心里虽然不是很同意孔子的看法,却又找不出理由来驳斥,只好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他又问了孔子一些有关礼的问题,孔子都一一给予明确的解答,卫灵公终于倦了,闭上双眼养神。孔子见了,很是失望,知道自己该起身告辞了,于是对卫灵公说:“大王累了,丘就此告辞,如有事要问孔丘,随时听从差谴。”

306彩票卫灵公听了,睁开眼来,久久地望着孔子,说:“你就在卫国安心住下,我一定按照鲁国给你的俸禄标准,每年俸粟6万给你。”

孔子听了,心里一时冰凉,想到:我离鲁来卫,只为能参与国政,实现我的政治主张,没想到卫王只给薪俸,却没给官职,参政成了空望,真让人难受啊!心里虽然如此想着,表面上还是强作笑脸谢恩离开。回到卫公给他安排的府地,孔子对子路发牢骚说:“这个卫灵公,真让我失望啊!”

“象他那样的人,是没有主见的,你可以好好地劝他啊!他应该是会听从你的劝告的。”子路说。

“符合礼法的正言规劝,谁能不听从呢?但只有按它来改正自己的错误才是可贵的。恭顺赞许的话,谁能听了不高兴呢?但只有认真推究它的真伪是非,才是可贵的。只是高兴而不去分析,只是表示听从而不改正错误,对这样的人我拿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如果老师你都没办法了,我们就更无法,看来只好再往其他国家去了。”子路说。

“再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孔子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