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06彩票 > 经典文学 > 孔子
第78章 孔子被迫流落异国4
作者:笔名:杨雪舞 | 字数:1822 字

123、

第二天一早,孔子醒来,立刻让人召来子贡与曾皙。在离开卧室时,他看了看熟睡的惠姑,心想:她肯定有许多话要对我说,她肯定是会怪我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如果她是男人,或许能理解我的话。看来,她是永远不能理解我的话了,这真是件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啊!人生就是在遗憾中走向终结的,这其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无法让自己的亲人理解啊!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但愿我回来时,还能够见到她。到时候,我一定要多花一些时间来跟她聊聊,让她多理解一些我的想法,让她能够同我一起享受成功的快乐。

孔子这么想着,不由得走上前去,小心地替惠姑掖好被盖。或许是天意,孔子这一走就是十四年,就在他回来的前一年,惠姑竟离他先去了,带着对孔子的爱怜和不解,永远地去了。丌官氏去世后,被儒家后世尊为圣母。如今孔庙中的寝殿,就是供奉孔子夫人丌官氏的专祠。这是后话。

孔子来到堂屋,子贡与曾皙已经来了,正在那儿恭候着。

“我走以后,只要是自愿拿着十条干肉为礼来见求学的人,你们一定要同我在时一样,收下他来,给他以教诲。”?

“老师放心,我们一定会照你的话去做。”子贡与曾皙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能够这样,我就非常高兴了。这样一来,我们‘有教无类’的教育思想就可以得到最好地贯彻了。我们如今宣扬的‘德治’、‘礼制’,是多么的美好,可就是有许多人不予重视,真让人难以理解啊!”孔子不无伤感地说:“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只有坚持下去,一直地坚持下去;不断地宣传,一直地宣传,让大家都来重视,都来讲究,都来推行。到一定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的人来予以重视的。关键是我们要有信心、要坚持,你们切切不可在这件事情上气妥啊!”

“我们不会的,我们一定不会的。”子贡与曾皙又一次齐声回答。

“你们能有这样的信心,有这样的态度,我放心了。”孔子接着说:“鲁国是很有‘礼制’和‘德治’根基的。你们一定要明白这一点,重视这一点,好好地珍爱、利用这一点。你们要知道:我们如果去改变齐国,就算是大变了一下,也不过是达到鲁国今天这个样子;可是,我们如果来改变鲁国,让鲁国大变了一下,就可以达到先王的‘道’了。这可是一件让人非常激动的事情啊!”孔子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激动。?

子贡与曾皙,特别是曾皙,跟随了孔子35年,对孔子的道,理解很深。他听见孔子提出了“道”的范畴,深知孔子此处所讲的“道”是治国安邦的最高原则。当时,齐国的封建经济发展较早,而且实行了一些改革,成为最富强的诸侯国家。与齐国相比,鲁国封建经济发展比较缓慢,但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保存得比较完备,所以孔子说,齐国改变就达到了鲁国的样子,而鲁国再一改变,就达到了先王之道。从孔子的话里,曾皙和子贡都听出了孔子对周礼的无限眷恋之情和一时不能实现的遗憾,于是俩人齐声发誓说:“我们一定听从老师的教诲,竭尽全力宣扬‘德治’和‘礼制’,为鲁国能早日达到先王之道而努力!”

“好!好!好!”孔子连声赞叹着,高兴地流出了眼泪。正在这时候,子路兴匆匆地走来,看到孔子脸上的泪珠,不由得有些不解。孔子看着他惊诧的样子,笑着说:“我这是高兴。聪明人喜爱水,有仁德的人喜爱山;聪明人活动,仁德的任沉静。聪明人快乐,有仁德的人长寿。”?

“老师说的真好!只有有修养的‘君子’,才能做到‘智’和‘仁’,只要具备了‘智’和‘仁’这些品德,才能适应现在社会的要求,去为达到先王之道尽自己的一份努力。”

“说得好,说得好,说得真好啊!”孔子再次高兴地大声赞叹道。

子路在一旁见了,立即开口说:“老师过谦了,曾皙说得再好,也是老师教出来的。老师学问渊博,恐怕是比东海还要深了啊!”

孔子听了,微微一笑,望着子路说:“由啊,没想到你也学会奉承人了。我要告诉你:即使只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也一定有像我这样讲忠信的人,只是不如我那样好学罢了。”

“是这样吗?我看不仅仅是这样!”子路望着子贡和曾皙,学着孔子的腔调说。

“是这样,就是这样的。”孔子说:“我再重复一遍告诉你,我的忠信并不是最突出的,只要在一个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里,就有像我这样讲求忠信的人。但我的好学精神,才是超过所有人的。我的学问,并不是‘生而知之’,无论是德性和才能,都是学来的。特别是子路,你一定要牢记这一点,一定不要忘记这一点。”

子路听了,狡狤地一笑,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孔子追问道。

“我知道老师的一番苦心了。”

“什么苦心?”

“老师是要子路养成好学的好品德。”

“是这样啊!正是这样,但又不全是这样。”孔子说:“因为事实本来就是那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