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06彩票 > 经典文学 > 孔子
第74章 四面楚歌孔子痛心2
作者:笔名:杨雪舞 | 字数:1744 字

117、

这一天特别地冷,孔子醒来,感到手脚都凉侵侵的。他想起身下床来,感到头昏昏沉沉的,四肢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惠姑!惠姑!”他费力地呼喊着。

“哎!”随着应声,惠姑走到床前。

“我今天不去了,我要好好地再睡一睡。冷,你给我再加床被盖。”孔子说。

“好!好!”惠姑甚至有些高兴地应承着,去给孔子取来一床被盖。“今天是冬至,一年最冷的日子,这九天来,你天天都去王宫,大王天天都避而不见……”

“我去了九天了?”孔子打断惠姑的话问道。

“是啊,你是十二号开始去见大王的,今天二十一号,冬至节,不正好是已经去过了九天?”

“九天,我孔子终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又终于无法来兑现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么些天以来,我每天都去见定公。每天一大早出门,等在王宫门前,直到太阳落山之后,这才回来。可是,他一直不肯见我。唉!”孔子想到这里,不由地长叹一声。

“不见就不见,你把自己份内的事做好就是。”惠姑愤愤不平地说。

“份内的事?唉!我执行相事,现在想做的,哪一桩不是关系鲁国发展的大事?这些事,都需要得到定公的同意和支持才能推行啊!”

“事情弄成这样,也不是你的责任。别去想了,好好休息。”惠姑替孔子掖好被子。

“这不是什么责任问题,我一辈子钻研治国之道,如今算是有了这个机会,刚有个好的开头,不料却遇上这样的大王,难道真是老天爷不让孔丘为天下做些事情吗?如果定公能重用我三年,我一定会把鲁国治理得象东周时的那样。”

惠姑听了,茫然地望着孔子。三十多年过去了,她对于孔子已经越来越不能理解。现在,居有华屋,出门有车,饮食可以随心所欲,还有什么可以埋怨的?定公不愿见就不见,就是不做鲁国的大司寇,单凭教学生,日子也能过得非常富足。惠姑已经满足了,非常地满足了。可是她就不明白,孔子为什么还这么的不高兴。望着满脸愁云的丈夫,惠姑象哄女儿孔露一样安慰他说:“别去多想,好好睡一睡,我去给你熬碗鸡汤。”

惠姑轻手轻脚地离开,孔子虽闭了双眼,却将那滑稽的样子看得清清楚楚,嘴角边不由得露出一丝爱怜地笑。

306彩票“女人,女人啊!”他在心里咕嘟着,然后摇了摇头。

他开始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失落感,他被这种孤独感和失落感压着,压得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再也没有精力来思考有关女人的事情。

眼下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定公再也不愿见他。这也就是说,定公再也不需要他来替鲁国做事,他孔丘也不能再来替鲁国做什么事情!想到这里,孔子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为这个天下。不能做官,不能替天下人做些事情,我这一辈子的苦学,我这满腹的学问能有什么用呢?孔子在心里问自己,长长地叹着气,豆大的泪珠,从眼角上一串串地流了出来。

看样子,我只能离开鲁国而去他国了!孔子痛苦地想着:好在现如今天下这些诸候国家的大王,都是周文王的子孙或功臣。实际上,他们大家原本就是一家人,我到其他的国家去,要做的还是同一件事情,这就是恢复周礼,使国家大治。是啊,这件事情在任何一个国家做都是一样的。孔子想到这里,脸上的愁云渐渐散去,一丝儿苦涩的笑,留在嘴角边上。他平静地穿好衣衫,走出卧室。惠姑见他出来,忙迎上来笑着说:“就起来啦?我去给你端鸡汤来。”

“不,你先去唤冉伯牛来。”

306彩票“先喝了鸡汤,再去唤冉伯牛”

“快去!”孔子严厉地打断惠姑的话说。

惠姑走出去,不一会唤来冉伯牛。“先生你找我?”冉伯牛恭恭敬敬地问孔子。

“是的,我要你去通知所有的弟子,今日午时都到讲堂集中,我有话要说。”孔子吩咐道。

冉伯牛点点头,问道:“有些在外地的怎么办?”

“能赶来就赶来,不能的也就罢了。”

306彩票“好,我这就去办。”冉伯牛说。

“多找几个人,让大家分头去通知。”孔子嘱咐道。

“是!”冉伯牛应声出去。

望着冉伯牛的背影,孔子突然唤住他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病?”

冉伯牛回过头来,看看孔子微笑着说:“等我办完这事,我再告诉你。”

冉伯牛走后,孔子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正在这时候,惠姑端着鸡汤进来,放在孔子身边的桌子上,关切地说:“热的,你先喝了暖暖身子。”

孔子摇了摇头,说:“这身子,怕是暖和不了啦。”

“这怎么会,喝下去一定会感到暖和许多的。”

“可是,我不想喝啊!”

“为什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惠姑慌乱地说:“我这就去叫医生来。”

“不用,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这里太痛!”孔子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