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06彩票 > 经典文学 > 孔子
第40章 孔子初为人师快乐教学2
作者:笔名:杨雪舞 | 字数:1992 字

63、

仲春的太阳正当顶时,孔子带了他的学生,来到曲阜郊外的屠虎坪。这儿曾是一位英雄降虎的地方,只是当年的英雄用剑而不是用箭降伏了一只异常凶猛的花斑虎王。不知多少年过去了,这坪中斑驳的一块大岩石被人说成了是虎的遗骇。孔子正站在这大岩石中央,向他的学生简单地介绍射礼的性质、目的及有关规定。孔子说:

“射者,所以观盛德也;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这就是文射的指导思想。”孔子解释之后,告诉射手们:“大家在比赛的时候,一定要调节好心态,从身心两方面的锻炼来提高技艺,而不是怨恨超过自己的强手。只有这样,我们虽有对手却没有仇敌,反会多出‘另一只’推动自己长进的手来。我们这样来进行比试射箭,难道不是对狩猎场上和战场上的弓矢之争的超越吗?”孔子说到这儿,征询地望着他的学生,满意地听着他们一阵阵地赞同声,这才笑着说:

“什么是‘射者,仁之道也’?这其中还有一个神射手的故事。在一个很讲仁德的国家里,每天都有鱼鹰来王宫中的池塘里叼鲤鱼吃,国王听到了这个报告,就命令宫中的神射手来处理这件事情,要他既射走鱼鹰,又不让鲤鱼再受到伤害,还不能伤了鱼鹰。这位神射手接到命令以后,沉思着来到池塘边守候,恰好遇到鱼鹰前来叼鱼。神射手屏住呼吸,就在鱼鹰的长啄快要贴近水面的时候,一箭射去,正中水面,掀起一片波澜,吓得鱼鹰腾空飞起,惊慌逃去,水里的游鱼也惊得沉于深水。不一会,鲤鱼浮出水面,鱼鹰蓝天盘旋,两两相安无事。这位神射手,正是实现了是‘射者,仁之道’这一射礼的宗旨,我们要赞美他的高超射技,更要格外地赞美他的仁德。我们今日比射箭,就是要达到他这样的境界。我知道,你们当中一定有与他一样或者超过他的人。”

孔子说到这里,赢得了震天响的掌声。许久许久,待掌声平下来以后,孔子指挥他的学生列好队行,就在这时候,前面不远的一个村寨里冒出了一股浓烟,接着听到喊声:“失火了,失火了。”

孔子立即转过身子,大声地喊出两个字:“救火!”然后带头拼命向前。

306彩票学生们跟着孔子蜂涌而去,渐渐的有学生超过了孔子,不久便有许多超过了他,跑在最前面的是子路。路远了些,大约有两里多,孔子气喘嘘嘘地赶到时,司马牛和颜路掺着子路从火场上走回来,告诉孔子说:“火熄了,火熄了。”

“你伤着哪里了?”孔子关心地问子路。

“腿上被石头碰了一下,没什么。”子路说。

“是什么烧着了。”

“马棚,一个马棚。”

“有人被烧着吗?”

“没有,连马也没烧着,马棚是空的。”子路回答。

“这就好,这就好,我们可以回去安心比射箭了。”孔子用手摸摸自己的额头,抬头望着蓝蓝的天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回来,孔子又站在那斑驳如虎皮的石头中央,大声说:“没有伤着人,连马也没伤着,这是老天爷要让我们安心比射箭。烧了马棚,是老天爷给他们的提醒,只要他们能吸取教训,这或许是件好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流汗,去重新修建马棚,去吸取教训吧,我们现在应该安下心来比射箭了。君子必须掌握的六艺中,射箭是其中之一。现在,你们首先要相互作揖,然后再登堂比赛射技,完毕之后走下堂来,我们一起喝酒,来祝贺射技优良的,来鼓励射技一般的,来敦促射技很差的。这,就是君子的竞争方式。”孔子说完,看着他的学生们一个个恭敬地作揖后登上堂来。最后,他看见了南宫容。比赛开始后,一切都有人在操持,孔子走到南宫容身边,问道:

“论射技,你今天是不是会得第一?”

“我不知道,因为还没有比试。”

“我知道,你会得第一。”孔子说:“虽然还没有比试,我却知道你们所有人的经历。一个人的能力是从经历中来的,我知道了参赛人的经历,也就知道了谁会得第一。”

306彩票“可是,什么事都会有意外,尤其是比赛在没有最后结果之前,什么事都是有可能产生的。”南宫容说。

“你说的不错,比箭如此,世事也就是这样。”孔子望着南宫容,缓缓地说:“所以,有些事情,该定的时候就要定下来,不能犹犹豫豫。否则,就象你说的,什么事都会有意外,到时就会后悔莫及。”

“夫子,好象是有所指?”南宫容有些惊慌地问道。

“有所指,我是有所指。”孔子说:“你难道不明白我指的是什么?”

南宫容似乎有些明白了,但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孔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挑开了问道:“南宫容,你喜欢灵灵吗?”

南宫容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就要定下来,不然……”孔子微笑地望着南宫容。

“学生谨遵师命,愿将这事定下来,请夫子为容作主。”

“我不能作你的主,灵灵的主我作为叔叔可以替她作了,你按规矩来办,尽早娶了灵灵。”

“学生谨遵师命。”

孔子点了点头,说:“这种事不要你遵师命,遵从你自己的心愿来办就行了。”

“是。”南宫容恭恭敬敬地回答。

“好吧,这事就这样,你去参加比赛吧。”孔子温和地说。

看着南宫容离开,孔子想到孟皮,想到灵灵,开心地笑了。笑着笑着,他又想到自己的女儿孔露。她已快十岁,我该给她物色谁做女婿呢?孔子这么想着,目光在学生当中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