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姜国良的故事:工友之家公社1
作者:笔名:吕途 | 字数:3181 字

人生在世到底为了什么?怎样度过这一辈子?什么才是人生的意义?有没有这样一种生活,既有乐趣又有意义?机构成立、建设和发展的这12年也是机构的工作人员思考人生和社会的12年。最近几年,建设工友之家公社进入了机构发展的讨论内容。在总结过去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我们发现,公社也许是可以结合个人发展、机构发展和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好的组织方式和生活方式。

这里用姜国良的故事来引出对工友之家公社的讨论,这是因为,我认为,真正的公社是自发式和直接民主的最好体现,而国良的角色和作用特别好地代表了这种民主的萌发。国良是机构核心领导层的成员(集体决策机制),但是在机构不担任任何行政领导职位,却是机构非常有份量的人物。我就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我非常不喜欢一个机构是按照职位来判断人的重要性的。我觉得在机构应该不只是我有这种体会。那么,国良的这个份量是来自哪里呢?我认为是因为:大家相信国良的心、看到了他的行动,所以重视他的话。

姜国良是北京工友之家新工人艺术团的鼓手和歌手,也是北京工友之家社会企业的司机。国良的故事是两次访谈的总结,第一次是2012年5月3日在杭州的青年旅社;第二次是2013年6月23日在皮村。

家庭背景和个人音乐爱好

我1976年出生在辽宁省本溪市高官乡;爸爸71岁,初中毕业;妈妈65岁,小学毕业。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我弟弟在老家,有精神抑郁症,他从12岁开始得这个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治好。

我读书到初中。一个是自己不想读,再就是人到青春期的时候叛逆。我就是想出来,不想在家待了,想到外面看看的想法特别强烈。就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人都有好奇心的。我们生活在农村,是经济比较落后的地方,从电视、电影里看到外面的世界,跟家里的世界不一样,就想出去看看,去赚钱。当时家里经济也有困难,我家老头整天为那点学费发愁,更不想学了。比较而言,不上学更大的原因是向往外面的世界。

306彩票我喜欢音乐。我初二的时候我姑妈家的表姐送给我一把吉他,1990年的时候有一把吉他可不得了,我高兴得整天抱着吉他学。我完全靠自学。我音乐基础好一点,唱歌不跑调。吉他六根弦,把六根弦调成1、2、3、4、5、6,但是7哪里去了。我去市里买了一本书,看了才明白,就开始钻进去了。

追求音乐梦想和打工经历

离开家乡

306彩票到了初三下半年的时候(1992年),我就不上学了,就离开家乡了。我开始跟着我们县的剧团到处演出。那是90年代初,国家养不起剧团了,承包给个人了,个人就得出去赚钱。我跟着剧团,一边干杂活一边学习,贴海报、拿箱子什么的。在那里学到不少东西。一个月给我200块钱的跑腿费。有的演员收入挺高的,能拿到一、两千。那个时候一两千值钱。90年代公务员工资也不到100块钱。跟着剧团跑了好几年了。后来也换过几个剧团,京剧、评剧、歌舞剧团什么的。去过新疆、西藏、青海。在青海还出过一次车祸。

我开始的时候学吉他,后来就开始喜欢上鼓了。到了1997年的时候,我就可以在剧团里胜任打鼓了。

306彩票看透这个行业、也就不喜欢音乐了

到1998年的时候,我对音乐失去信心了,到工厂打工去了,不想干这个行业了,我觉得已经看透了。我们现在说得很简单,但是具体经历的过程就很复杂了,经历的事情也特别的多,人的状态变化也特别大。看透那个行业了,而音乐和那个行业连着的,也就不喜欢音乐了,不想搞这个了。

本来就积累下来对这个行业的很多看法,再加上遇到了一个事件,就最终离开的。那年,我在北京一家大型文化馆待了半年。我们那个时候是被骗的,工资很低,我跟其他演员一块要求涨工资,跟文化馆的馆长发生了强烈的冲突。当时正好要演出,我们就罢工,不给涨工资,就不演了。后来文化局长都来了。我们这些演员在一起商量好的,都不演出。后来,馆长说,谁不演出,三天之内就离团;然后,馆长问,谁要离团就举手。我举起手来,但是我往周围一看,其他人没有一个人举手的。在那里,我结交了几个朋友,关系特别好。我当时对这些人非常地气愤和失望,都说好了一块争取的,大家都举手就可以了,但是没有人举手,就我一个人举手。我当时男子汉的气概就出来了,必须走。从那个时候就更加讨厌这个行业,讨厌音乐。

在天津打工

306彩票那是1999年了,我就去打工了。在天津的一家编织厂打工,编电缆。非常辛苦,有时候两天两夜不睡觉。人少,机子多,一个人盯好几台机子。在那里干了快一年。工资一个月400块钱。

来北京混

当时有两个朋友在北京,想到北京发展。从天津来到北京。结果发现,我的朋友比我还穷。其中一个就是现在给我们做专辑的张风群。他们是纯玩音乐的,在那儿等机会、等演出的机会。他们水平行,就缺好的歌手,他们都弹吉他。

在北京卖IP电话

306彩票没有办法,就开始在北京卖IP电话。全北京的跑,做销售。干了有一年多。这个工作挣钱也不行,而且特别累。

辗转奔波

我还在工地干过一段时间。有一次我跟我哥们俩在郑州困着了,没钱了,也不能向家里人要钱,我们俩饿了好几天。晚上没有地睡,我们就去公园。下雨了,到凉亭里去坐着。

有一个朋友有一个比较大的剧团,到处搞演出。我又跟着干了一两年。又去新疆、西藏好多次。演出一场80块钱,一个月26场。一个月2000多块钱,实在是不多。

有一次,我三年没有回家,家里人以为我丢了呢。我回去以后我妈妈头发都白了,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我妈头发是黑的。我很少见我爸掉泪,我那次回去,我爸都流泪了。我那几年就是不想回家。没有挣到钱,怎么回家!真是没钱,不是假没钱。没钱的时候到处都借遍了,就是不能向家里要钱。

结识我妻子

在剧团演出的过程中认识我的妻子朱秋燕,那是2000年,她是河南省艺校的,去那个剧团实习。我当时没想谈女朋友,一事无成谈什么女朋友,前途未卜的。后来我和秋燕在2007年结的婚,我都30岁了,第二年有了大儿子泊庭。(2010年有了二儿子泊阳)。

又来到北京

我2002年又来北京了。想到北京发展,想出名,发专辑,搞音乐的都有这个梦想。中国搞音乐这个圈子里就是这样的规则,必须这样走,成名以后可以挣大钱了。大半年没有找到工作。重体力活不想做,到大公司自己又没有文凭。

加入工友之家

我跟孙恒认识是2003年。当时孙恒他们在一张招聘报纸上登了聘用鼓手的广告,我去应聘,然后就在一起了。

我这个人比较实在,很勤快。头一年在工友之家觉得新鲜,在状态,挺投入的。第二年有点皮。到第三年彻底不行了。到现在,10年多了,这个过程很难熬。但是不经过这个磨炼是过不来的,思想上有那种突破才行。

人的状态总是会有不同的;这几个月可能状态好;下几个月状态可能不好。有的时候想到十年来这些哥们在一块,我把我的青春已经奉献给工友之家了,如果不坚持下去会不甘心。而且再想想,如果我不在这里做了,我做什么呢?

对收入的看法

最简单的,我们过去有的同事离开机构跟收入有很大的关系。的确,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在一块做事,这个很重要,但是收入一定也要改善,不改善不行的。因为涉及到将来父母要养老,年轻人要结婚,将来要有孩子,这个很麻烦的,没有收入是不行的。

306彩票社会企业对我们很重要,需要能够养我们这些人。虽然有的时候很辛苦,但是这是正常的。如果发展好了,我们的店员、我们在一块工作的人的待遇就能提上去。我们现在待遇实在太低了,现在物价涨得多厉害啊。我们的工资也就2000多点儿。2000块钱能干吗?

如果我不认识孙恒他们,我现在可能就是在做一份工作,收入上可能会好一些。但是,收入好了也会有那个时候的烦。我一个朋友一年能拿十几万也不开心。我一年挣不了几万块,我还得开导他呢。

在一起走了10年真不容易。我们有一个建立公社的理想。家庭是个人组成的,社会是家庭组成的。我觉得最好的社会就是公社,将来我们生活一定不能太好,不能太富裕,一定不能过那种大把花钱的日子,但是一定也不能过穷日子。我没有很多的欲望,在我们这个集体里,我不愁吃,不愁穿,有病了能看得起病,没有太大的压力。一个月也有工资,虽然没有那么多,够你花的。一定不能一年挣几十万、上百万的,一定不能过那种生活,一旦过了,人是会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