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许多的故事:书写历史2
作者:笔名:吕途 | 字数:2794 字

创建“新工人艺术团”(原“打工青年文艺演出队”)

成立“打工青年文艺演出队”

2002年“五一”的时候,我们参加打工妹之家组织的联欢活动,我们做了现场演出,也在那时宣布我们艺术团成立。我们演出队后来去各个地方去演出,去农业大学那边去演出,去北航工地演出。我们用自行车驮着鼓、音箱和乐器,等工人下了班,跟工友们一起联欢。

创作动机和创作内容的转变

我最初创作和演出的时候还沉浸在自我的状态中,后来发生了变化。创作内容上,从写自己到写周围这些人的转变是个漫长的过程;从表达自我到表达这个群体的转变也是个痛苦的过程。《打工号子》是转变过来后创作的第一首歌,2003年上半年创作的。那首歌的情感是想表达对收容遣送制度的憎恨,反应工人被压迫的状态,要发出我们的声音,那种呐喊的感觉。

人时刻在经历社会化的过程。而这个社会化过程对每个人的转变和改造的结果是不同的,所以就塑造了不同的人。我的社会化过程是,从一个自我的状态,开始走进社会,打开内心,融入这个社会,思想开始转变,发出真实的声音,从一个文艺的状态到对打工者身份的认同,产生了站在工人立场的思辨性。在和工友的直接接触中,我经常有一种兴奋感,那种感受真实生活的兴奋感和质感,像块海绵一样融入在生活中,吸收生活。

反应到创作上来,我的创作更加有生活气息了、更具体了,写的是大家的故事。《矮矮的村庄》写的是肖家河,2003年我们机构开始在那里工作。2004年我们搬到东坝,同时继续保留肖家河的部分工作。在东坝的时候我们举办法律培训班,《北京、北京》是根据培训班上的工友来子写的诗歌改编的。2005年我们来到皮村,我们不得不往前走,走的过程中充满鲜活的东西,感到一种力量,也有兴奋点,就是生活扑面而来的冲击。大家去皮村后,我在肖家河的点守了半年多,那时候根据在那里遇到的一个工友的故事写了《老张》这首歌。

像我们这样生活在城市边缘的异乡人,刚到北京的时候,总有种强烈的羞辱感。我们在郊区的村子里租房住,最怕的就是联防来查暂住证。有时候在屋里睡觉,也得把门从外面反锁上,制造屋里没人的假象。出去唱歌时,我们也生怕被罚款,更怕被收容。最开始,我是用一种艺术的审美来消解这种羞辱感的,用一种个人的、摇滚的愤怒来发泄,用一个所谓的艺术家中立的身份,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而这只能让我沉浸在一种自我的审美快感之中,时间长了,连愤怒都被稀释掉了,只剩下伤感和迷茫。而当我们打破了“艺术家”的幻象,真实地回归到一个劳动者、一个打工者的身份认同时,我们便找到了现实生活中一个鲜活的主体,确立了一个真实有力的立场。有了这个主体,确立了自己的立场,我们犹如找到了土壤的麦种一样,扎根进结实的泥土中,麦芒锋利地向上生长,我们对现实有了全新的认识。

跟着机构成长

2003年下半年我们开始在肖家河做社区工作。明圆学校为我们做工作提供教室。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周六、日举办一些活动,这些活动包括打工青年文艺小剧场(说是“文艺小剧场”,其实就是工友们把生活中遇到的事情现场再现出来,然后大家一起讨论的简单表演形式)、工友论坛(由工友来主讲自己的人生经历)以及文艺联欢等活动。活动虽然简单,但工友们还是在这里感受到了平等和尊重,开始勇于表达自己。他们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和力量,也增强了自信心。慢慢地,我们的活动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陆续在这里办起了工友互助图书馆、工友电脑教室,还和工友们一起创办了《社区快报》。不久,我们以三方(居委会、社区打工子弟学校和工友之家)共建的方式,成立了“肖家河社区打工者文化教育协会”,并在民政部得到合法注册。在组织工友活动的时候,我们几个轮流做主持、带活动,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能力得到的提升。最初带活动的时候,我发现别人特别能说,包括大学生。我就奇怪,怎么能滔滔不绝地说;我就很羡慕,为什么别人的思维可以那么连贯。后来我自己慢慢打开之后,性格也发生了改变,潜能就被激发出来。

我说的打开有几层意思:一是把潜能的东西挖掘出来;而是可以勇敢地面对社会,敢于去舔着冰冷的墙;三是,去冲破障碍和束缚。我很讨厌大人对小孩那种定性的判断,说某个孩子有没有出息这类的话。人在成长过程中,会不断受到束缚,从思想到行动上的束缚,人的自由发展就是不断冲破束缚,挖掘潜能的过程。

2004年下半年,由于在肖家河那边明圆学校的场地不稳定,我们就搬到了东坝蓝天实验学校。开始做些维权的事情,我也直接参与了。

2005年夏天机构搬到皮村,团队事业往前走,自己也在走,一种成长。皮村同心实验学校建起来以后,我也来到皮村。我在皮村参与社区夜校的工作。我们在学校里开办工友夜校,为工友们开设了大众文艺课、法律课、社会基础课等等。学校逐渐成为社区的学习中心。

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

2007年在香港乐施会的赞助下开始筹备建设打工博物馆。2008年五一劳动节,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正式开馆,主展厅悬挂着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话语:“尊重劳动,尊重劳动的价值,这是一个民族最基本的道德。”下面的陈列柜里摆放着全国各地工友捐赠的物品和证件,包括:暂住证、健康证、务工证、工作证、工服、工具、书信、照片等等。

我们博物馆的展厅分为主展厅、分展厅和主题展厅几个大部分。主展厅长年展出“打工三十年-流动的历史”;分展厅有三个,展出内容分别是:儿童、女工和劳工机构;主题展厅大约每2年更新一次主题,2010年-2011年主题展的内容是:“打工者居住状况和未来发展”,2012年-2013年主题展的内容是:“新工人-家在哪里?”,2014年5月至今的展览内容是:新工人的文化和实践。

之所以选在2008年开放我们的打工博物馆,主要是要从劳动者的视角来审视改革开放这三十年的历史。在主流话语中,这三十年更多地被简化成了一个“经济腾飞史”,这些历史的确叫人惊叹,却都没有提到“人”和劳动者。在我们的博物馆,劳动者是历史的主体和创造者,有时候也是受害者。

306彩票在博物馆工作和社区工作中,我们积极争取政府的认可和支持,哪怕是默认也可以。在打工者聚居区,面对复杂的社会问题,基层政府也在谋划现实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在新一届政府的领导下,打工群体的生存状况已经成为政府工作的一个重点。所以,民间组织和基层政府组织之间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我们在皮村建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时,也积极争取政府的资源,我们得到了北京市朝阳区文化馆的支持,建立了工友影院、工友图书馆;我们又和村委会积极合作,共建了皮村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为工友、为社区居民提供了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和学习空间。

306彩票在整合资源中,我们不但和基层政府合作,也和上一级政府开展合作,积极参加团中央、文化部、司法部等举办的活动;我们也充分争取媒体的资源,借助媒体最广泛地传播我们自己的声音,传播我们的文化理念。作为一个民间组织,如何广泛地发动社会各界志愿者的参与,是至关重要的。工友之家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许许多多志愿者的主动参与;志愿者的积极参与,也充分体现了我们倡导的新文化的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