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王海军的故事: 追求普通的生活就要追求工人的权利5
作者:笔名:吕途 | 字数:2498 字

回访

2014年3月28日

电话沟通

在苏州买房

2014年2月,我在苏州买了房子。房子总价279,000元,隔层费1万元,契税和维修基金2万多元,也就是说总共31万多一些。房子是复式的,底层四十平方,房高5米,建筑商在中间隔一层,两层算起来有八十平方左右。属于商铺住宅,产权只有四十年。离市区不很远,就在灵岩山山脚下。首付14万,外加隔层费1万元,主要是我自己这些年挣钱攒的,家里也赞助了几万元;贷款14万,十年内每月还贷1600元(包括利息在内)。

我以前从来不敢想买房的事情。现在决定买房主要是以下几个原因:(1)我肯定不会回农村老家了;(2)在苏州工作很久了,挺喜欢这个城市;(3)在苏州有苏州工友家园,每周休息的时候都会到这里来,在这里有家的感觉,有了归属感,不想去其他地方了。

买房子也会传染的。我们车间30多个人,去年一年就有8个人在苏州买房子的,再算上以前已经买了房子的,我们车间有一半多的人在苏州买了房子了。他们买的房子都比我的贵,一般买80多平米,1万元一平方米的价格,首付30万,然后贷款还剩下的部分。他们买这个房子主要是为了落户,苏州这里规定,买商品房75平米以上,加上交了3年社保,可以转一个人的户口;他们转户口是为了孩子在本地入学。

讨论:

通过“选择”谋求权利

当一个人别无选择的时候是很难去争取自己的权利的。王海军最初打工的工厂是爱普生,在那里工人大都是劳动派遣工,基层管理也是非常简单粗暴的,工资也很低。后来通过投简历,海军找到了这家德资厂,在这里不使用派遣工,基层管理也是比较通情达理的。试想,如果中国的所有企业都和爱普生是一样的,而打工又比在农村从事农业生产有绝对的优势,那么打工者虽然有很多不满,但是也会别无选择地在爱普生这样的企业打工。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了,当初,农村劳动力选择进城打工,是出于对低收入的农业生产和封闭的农村生活方式的摒弃;现在,新生代打工者选择工作不再是出于与农村的对比,而是与城市就业人口进行对比和与前一份工作进行对比。从这个角度说,工人群体的物质基础已经形成,并且拥有相对一致的诉求。

现在,由于打工群体对自己的归属还很模糊,群体意识也很淡漠,虽然模糊地意识到自己不能回去乡村,但是对自己的工人身份又无法确认,因此很少对工厂和社会提出明确的诉求。因为没有方向和诉求,因为即使做选择也是盲目的和乱撞的选择。如果工友之间可以有效的沟通和联系,可以形成某种“企业待遇名录”作为参考,那样工友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就业选择来鼓励优良企业,打击劣绩企业。

306彩票我在和工友闲聊的时候对企业做了一个比较,得出了一个粗略的排序,从好到坏可以这样排列:德国企业-英美企业-韩国日本企业-台湾企业-大陆企业。

学习做工人和公民-社保的意义

2010年做工友访谈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现象,很多工友对社保非常不以为然。很多工友主动放弃社保。一方面,学者们和关注打工者的机构呼吁社会给予打工者社会保障,另一方面,工友对可能获得的社会保障不领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对社保不以为然的工友他/她们是怎么想的,我得到的回答是:“谁知道我以后在什么地方?社保又不能转移,说能转移谁又知道能否落实!还不如把钱拿到手。”“将来的钱更不值钱。”“交15年,我不用现在就交,离退休还早着哪!”

2011年,仅仅时隔一年,我就遇到一些改变了看法的工友。我在东莞访谈一位40多岁的女工时,她特别后悔自己当初退了社保。她说:“如果我不退,到现在就快交到15年了。”

王海军经历了同样的思想过程,从最初对社保不重视,到认可社保的重要性。而对王海军最有说服力的是,他的同事因为社保而可以享受医保的待遇。

可能有些人会因为工友对社保的态度而评价我们工友的思想意识低。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任何角色都是学习而来的。中国的工人群体刚刚形成,学习做工人也需要一个过程。我们不能用成人的标准来评价孩子,也不能用经历了上百年历练的欧洲老工人阶级的思想水平来衡量中国的新工人群体。

我们的打工群体首先要认识到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然后才会学习承担这个角色的权利和义务。让我们一起学习如果承担起中国新工人的角色。

306彩票对劳动价值的追寻-我的工资到底应该是多少?

这个思考也是开始学习做工人的一个思考。王海军最开始对一个月近2000元的工资非常满意,因为这跟农民辛苦一年的收入相比,真是太好了。但是,随着城市生活和打工时间的增长,王海军的思维方式发生了变化。王海军和他的同事现在进行比较的参照物是同类企业,后来发现比他们工资高的同类企业的工资是计件工资。这让他们陷入了困惑,不知道如何能够知道自己的工作到底多少才公平。

公平工资是真正的经济学家应该去研究的,但是在资本主义逻辑下,经济学是“非人”的学科,因为在资本的统治下,经济学的目的是研究资本如何增值,而不是提高人民的福祉。对此,学者刘永佶做了精辟的阐述:“货币在资产阶级经济学那里是唯一的核心,它成为资本,它是物质财富的集中体现,又是人们价值的标志,是人们行为的目的和准绳。以货币的量化来衡量全部经济活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正统”经济学的奥秘,同时也是资产阶级意识的直接表现。”西方经济学用效用价值代替劳动价值,进而实现了资本统治人的目的。

我回忆自己做社会学调研的经历,我做农民的调查,农民把所有能够想起来的收入来源都耐心地罗列给我;我做工人的调查,工友每个月就是那么一个固定工资,大都会很痛快地告诉我。但是,我无法想像去做一个公司老板的社会学调研。利润永远是资本和资本家最大的秘密。

让我们一起学习做合格的工人和劳动者,探索劳动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也是劳动者应该担负起来的角色。为了这样做,第一,我们要明确“劳动创造价值”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这样,我们在争取劳动价值和公平工资的时候才理直气壮;第二,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应该是“以人为核心”的,而不是以物或者以金钱为核心的,这样,在工厂和企业里,工人才能比机器重要,而不是像现在反了过来;第三,我们需要从基本的事情做起,比如:首先要争取8小时工作,也就是说,让劳动者在8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就可以挣到生活工作,而不是需要靠加班才可以挣到勉强维持生活的工资。生活工资的意思是,一个人挣钱可以维持自己和家人在当地有尊严的生活的工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