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张萌的故事: 由“想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人”到“做直销”6
作者:笔名:吕途 | 字数:1346 字

工人意识的问题

在《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一书的最后一部分,我描述了我和工友讨论“这个社会是否公平”的讨论结果。可以说,那次讨论是促使我开展“工人文化研究”的起点,当现场参加讨论的大多数工友都认为这个社会是公平的,而且即使不公平也是正常的,我意识到了,工人被压迫这个问题不是任何暴力革命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需要通过各种长期的思想斗争去解决。斗争的长期性,并不意味着斗争并不紧迫,我们需要分析工友如此看法的原因,也只有了解这些,才有可能和工人一起改变工人的命运和社会的命运。

张萌在车间里日日夜夜的工人体验,并没有让她产生工人意识(至少此时没有)。这确认了汤普森的观点:“阶级经验和阶级意识是不同的,……如果说阶级经验是由生产关系决定的,那么生产关系并不能整体地决定……阶级意识。在阶级意识形成和塑造的过程中,文化发挥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在这一过程中,每一个个体都有着自由选择的空间,他们并不是经济必然性的俘虏。”

就如同弗莱雷论述的:“在内心深处,被压迫者承受着自身建立起来的二重性的折磨。他们发现,没有自由他们就不能真正地生存下去。然而,尽管他们向往能真正地生存下去,但却又害怕它。他们同时既是自身又是内化了压迫者意识的压迫者。冲突在于是选择做完全的自我还是被分裂;在于是否从内心摆脱压迫者;在于选择与和衷共济还是退避三舍;在于听任摆布还是自作选择;在于选择做观众还是当演员;在于自己行动还是抱定通过压迫者的行动而行动的幻想;在于敢说敢做还是保持沉默……”

劳动价值与资本逻辑之间是正义和邪恶的斗争,而工人因为内化了资本的价值,所以不自觉地产生了双重标准(或者说是弗莱雷说的二重性)。在体验资本压迫的痛苦时,痛恨资本逻辑的邪恶,站在了正义的一方;当思考和想像未来发展的时候,希望自己是老板,在这个“并不隐秘却不可以公开”的想法下,工人原谅老板,同意甚至赞同了邪恶的一方(同意是因为幻想自己做老板的时候也一样,赞同是因为认同资本赚得利润是合情合理的资本逻辑);当面对现实利益的时候,又回归到了工人的身份,和资方进行斗争。

瓦解工人意识的思想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只要踏踏实实工作,就可以获得好生活;第二个是,也许自己会成功地爬上去,甚至成为老板。在现实面前,这两个期望都很难得以实现,在幻灭面前,不同的工友会选择不同的心态和方式来继续自己的人生。

306彩票经过和张萌就直销问题的辩论,我不知道下次我去苏州的时候,她还会不会对我那么亲热,不知道我是不是还能手拉手和她去快餐店聊天。就如同我上面讨论中分析的那样,无论张萌做何选择,在资本主义逻辑之下,她作为个体如果想过上好的物质生活也许“别无选择”。期待下一次到苏州可以再见到张萌,我在张萌的生命中也许给不了什么具体的帮助,但是我至少是个聆听者,而且张萌也对我说,和我聊天之后让她觉得很轻松,而且体会到少女被呵护的感觉。把下面的歌送给张萌,因为这首歌代表着张萌少女时代“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梦想。

歌曲

有你在身旁

词曲:董军

306彩票(新工人艺术团2008年出品的第三张专辑《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

曾经你不认识我

此刻我却认识了你

也许只是擦肩而过

可你却向我伸出了手

你静静从我身边走过

渐渐转过你的头

也许只是平凡的你

可熟悉的身影在我心头

我不再孤单

也不再难过

我不再茫然失措

因为有你在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