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张萌的故事: 由“想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人”到“做直销”3
作者:笔名:吕途 | 字数:1941 字

回访

访谈时间:2013年3月14日

地点:苏州万枫家园某小餐厅

继续在德资厂工作

上次访谈的时候,我刚换了车间。进那个车间的前3个月感觉特别辛苦,对新环境不适应。周围的人也不熟悉。到一个新环境,别人都排挤你。组长、线长还批评。当时心里很难受,觉得都干不下去了。和我一起进厂的人都离开了,只有我坚持下来。如果人与人之间可以团结一些,身体再累我都可以坚持。但是同事之间都没有感情了,我心里特别难受,真觉得待不下去。当时我真想离职。我就自己劝自己,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2013年3月3日我和厂子的合同结束。从上次见面我告诉你我工资达到了3000多,这过去的一年每个月工资都是3000多元。有两班倒的时候,有3班倒的时候,不一定的,总是来回调,取决于工厂订单多少。订单多了就让我们两班倒。周末的时候可以自愿加班。上班时间很不固定,但是一个月还是可以拿到3000多元。有的人选择一直不休息,我选择一个月休息2天。但是忙的时候是强制性加班的,想休息也不可以。从去年到了新车间以后,每天工作都是站着。为了这3000多元支付了相应的代价,很累呀!

合同结束在办离职

现在合同结束了,想找个轻松点儿的工作,上五休二的客服或者管理员什么的,这需要会使用电脑。我现在报了电脑班,950元的办公软件全能班,上100课时,60分钟一个课时,是一对一的学习。我刚报名,还没有开始学呐,我想等学了几个课时以后才开始找工作。

合同虽然到期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辞掉工作。我们公司星期二、五才可以办离职,还需要经理签字,等到星期五我去办离职,又说需要体检,因为我的工作属于危岗。我后来中午去医院,才知道体检都在上午进行,就又错过了。

我星期六上午去体检了,发现我的听力下降了。我们车间里的确噪音非常大,冲压的机器就在旁边,声音非常响。我们也有耳塞,就是个泡沫,根本就不是很好的那种,只起到很少的隔音作用。体检单我还没有拿到,医院说体检报告直接发到单位。我还不知道我的体检结果。我听说听力破坏到一定程度是可以算工伤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在网上怎么查。等明天办理离职的时候看看公司怎么说。我希望不要有问题。我有时候耳朵会突然有刺痛的感觉。

哥哥来苏州

我哥哥到苏州实习了。我哥刚来的时候,我给了他2000块让他创业,其他的时候也是500块、600块的给。我都烦死了。他天天找工作,从去年夏天来了就开始找工作,一直没有头绪。有一次他找到一个挺好的工作,然后他有事要出差,就请假,领导给批2天假,但是他外出3天,就开除他了。最近,他还花了500块钱找了一个内部保安的工作,在达方厂区里面做保安,一个月2000多块钱,上四休二。他没钱,花的钱都是我出的。这样的工作在人才市场可以找到呀,干嘛要花500块钱。他就是希望找一个轻松一点儿的工作。我说他吧,他又不高兴。我很气愤,但是我又不能不管他。我告诉他,如果下次他再没有钱了,我就不管了。

生活上的一些状况

我每个月的工资条上都是3000多块,几个月就收入一万块,可是钱都没有了。仔细算一算,花在自己身上的也不多。每个月我自己也买衣服,但是我从来不买贵的,很少买超过200块的东西,舍不得。我现在挣钱了,很想多孝敬父母。过节的时候,我都会给父母买将近1000块钱的东西。上次母亲节给我妈买银镯子花400多块;父亲节的时候花800多块给我爸买了一身衣服。中秋节又花钱给他们。

我去年夏天开始搬出来住了,和一个姐姐住一起。因为我想独立。一个月房租550块,上个月加上水电我们花了700块。去年10月份,我们的出租屋被盗了,我的电脑、钱包都被偷走了。我没有再买电脑。

发生的变化

我现在去工友家园的次数也少了,自我感觉有两个方面原因:一是谈恋爱了。我男友卖电子设备。他自己开了一家店,同时在别人开的店里当店长,学经验。我男朋友是一个积极向上、乐观幽默的人。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进入了他的娱乐圈里。他圈子里的人都是积极向上的,业余生活丰富多彩。不像我们这些人,心里贫瘠,没有起伏。看到他们那么开心,没有那么大的工作压力或者其他压力,对人对事业都抱着积极向上的心态,没有因为受到点儿挫折就一蹶不振。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个个都是小老板,跟客户打交道,慢慢从小老板发展成大老板。一步步来,有所成就。男人还是一个家庭的主干,我的工作一个月3000块肯定不行。男人要成就一番事业以后,给女人一个好家庭。他们业余生活也丰富,去KTV,健身房、体育馆、台球厅、酒吧那些地方去玩,也有兴趣爱好,比如玩乐队呀,我男朋友唱歌很好听。反正想尽办法玩得开心。

二是,我感觉家园的圈子里的人好像是那种很平和、或者往下滑的心态。我在家园认识的几个干哥哥,都快30岁了,还是一无所有;感觉他们很不负责任,总做兼职,钱够花了就行了;有时候连房租都快支付不起了,心里还想要多看看外面的世界;顾得着自己,无法照顾父母,我感觉很不孝顺;也没有办法给别人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