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王福维的故事:荒谬的房子2
作者:笔名:吕途 | 字数:2111 字

跟踪访谈

2011年11月9日访谈记录

访谈地点:广州东莞出租屋

工资

从今年(2011年)八、九月份开始就不怎么加班了。也不是说完全不加班,就是很少加班。我们以前的话,效益很好,至少都要忙到年底。现在这边每个厂都是这样子。我们厂现在生产舒雅牌子的衣服,是专门做内衣的,就是休闲的保暖衣,还有内裤。我们两个在这个厂里进进出出也快10年了,这10年间从来没有出现像今年这样萧条的情况。

没有加班的时候就是:8点上班,12点下班,1点半上班到下午5点半,8个小时。一周休息一天,连续上六天班。不加班的情况下,工资是1900元,以前是1700元,上个月刚上调的。然后扣了那些保险,扣了在单位吃中午饭的钱,剩下就是1500元到1600元。保险/五险扣117元,住房公积金扣67元。如果有货的话,肯定不可能只拿那个保底,可以拿个3000多块钱。像我们今年货不多,欠的房款就还得慢了。想把买房子借的钱早点儿还上。我们的欠款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没有利息,这样压力还小些。

我们工资是这样算的,如果是你的记件工资拿不到1900元,就给你补到1900元;如果计件工资超出1900元,就按照记件的算。就是说一般人都会努力干,因为他想超过1900,所以就不会磨洋工。

工作中的关系

我们厂子整个900多人,厂房有三层,一楼、二楼、三楼,一层是一个车间,至少有300来人。我们的工作是记件的,有的货比较赚钱,大家就抢那个好货。人厉害就抢得到。我如果两天做不到好的货,就去吵那个组长了。贵兰就经常抢不到,因为太老实。组长负责分货,你跟他关系好,就给你好货做。

工友之间会吵架,但是都是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儿。一般也是因为抢货的事情,比如组长不在那里,然后自己去拿好货,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人做的是赚钱的货,就也想拿,就会吵起来。

工友之间在工作上会互相帮忙一下。比如我们有时候会去拉货,要把货拉到工作的地方,一个人去拉不动的话,就打电话叫几个人一起帮忙,我觉得也挺好的。工友之间很少会交朋友。也许偶尔遇到合得来的,会稍微交往一下,但是这种关系在车间里面保持一下,好像出厂之后没怎么联系了。

我对这个社会的状况没有什么看法,也没有去想过这个。社会上有的人钱多,有的人钱少,自己没本事所以就是这样子。

未来的想法

我(王福维)那天跟我哥说,想学做门。我是这样想的,把债还了之后,我赚了一点之后,做一个小小的生意。我先跟师傅学,学成了以后,就可以自己做。做门赚钱还可以。我们车间的小组长的丈夫从2006年开始做这个生意,做了几年,车也买了,房子也买了。据说,做这个生意投资需要10多万。

回访

2012年11月21日访谈记录

地点:重庆市奉节县青龙镇

2012年11月17日到24日,我和3位罗马尼亚民间机构的代表访问了重庆市奉节县的两个乡镇。这是为了执行中欧留守儿童对话项目的后续项目。我去罗马尼亚探访了那里的留守儿童(父母去欧洲富裕国家打工,把子女留下贫困的罗马尼亚)。然后罗马尼亚一家关注留守儿童民间机构访问了重庆的留守儿童集中的地方。完全是一种民间互访。又一次到访青龙镇,我很希望拜访老朋友。听说王福维和何贵兰夫妇回到了镇上,我请他/她们吃了中饭。

福维和贵兰2012年春节过后就没有回去东莞。买了一辆二手的运货车,卖水果。具体做法是,从批发市场买了水果,然后开车去各个集市摆水果摊。最初几个月挣到了一些钱,但是后来好像做同样生意的人越来越多,生意就越来越不好做,最近的几个月的收入甚微,只能勉强维持生活。

从年初回来,夫妻两个就把儿子接到了身边,在镇上的中心小学上学。我去中心小学看望孩子们的时候还看到了他/她们的儿子。孩子们正在吃中饭,是免费午餐,孩子们在教室里吃饭,班主任老师陪着。

贵兰怀孕了。福维说,因为水果生意不赚钱,现在又要迎来一个小生命,所以他必须得再出去打工。福维说,他原来厂子的组长已经给他打过几个电话了,让他回去上班。现在工厂搬到上海了,所以我下次如果去找他,就得去上海了。我问福维:“为什么组长还跟你保持联系呀?”福维说:“我们是熟手呀,新厂成立,新手多,很希望一些熟手能回去。”

我去参观了福维和贵兰花费所有积蓄并且预支自己未来的收入买的新房。房间很宽阔,有三间卧室。厨房和卫生间装修得非常漂亮。但是窗户关不严,窗户的铝合金材料也非常单薄,非常不隔音。生活废水就直接排到房后的小河中。

孩子的爷爷还在东莞做清洁工。孩子的奶奶在乡下一个人住。我后来去村里探望了福维的妈妈。她得了糖尿病,每个月的药费需要410元,但是钱不够,所以常常不能得到治疗。

回访

时间:2014年3月16日

沟通方式:电话

此时福维正在江苏做拆迁。他告诉我,去年(2013年)他只去重庆打工了3个月,工作是挖隧道。然后就在家里帮助老婆照顾刚出生的女儿了。去年5月福维的女儿出生。福维说,他不想进厂打工,一个是受约束,还有就是工资低。今年3月初刚来苏州做拆迁,据说一个月大概有5000元到6000元的收入,而且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大家相处也比较自由,只不过工作更辛苦一些,风吹日晒的。他说,家里买房子的欠款已经都还清了,现在还欠5万元的债,3万元是生女儿的罚款,2万元是买车做生意亏的钱。现在就是挣钱把这个欠款还上。贵兰想在家里把门市开起来,卖锅碗瓢盆这些东西,反正是自家的房子,卖点儿钱就是个收入。现在新房子里已经都布置上家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