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将压迫内化的被压迫者3
作者:笔名:吕途 | 字数:3520 字

我们4个新人

时间:2013年3月7日星期四

地点:某德资厂生产线

5:10起床

5:40出门,在楼下吃了1个包子(饭量减少了,我总是这样,越累吃得越少),喝了一碗粥

5:55出小区大门,等公交车(公交车单程1块钱)

6:15到厂里

和我一起进厂的那个工友31岁,叫小艳,有两个孩子,女儿4岁,儿子1岁。老家在江苏徐州的农村。他/她们已经在徐州的一个县城里买了房子,花了50多万。小艳和丈夫在苏州某个菜市场摆摊卖菜已经快两年了,一天都不能歇,半夜上菜,白天守摊,特别累。现在她丈夫的表哥把一个给宾馆送菜的活转让给他/她们,她丈夫在等着考大车车本,他/她们把菜摊转让了,所以她暂时比较轻松,进厂打工尝试一下,这是她第一次进厂打工。

比我们早一天进厂的两个新人年纪都很小。一个非常孤僻,不和任何人说话。一个很活泼,告诉我叫佳丽。佳丽告诉我,她是职高的学生,学校安排学生在达方电子实习,她在那里工作了两个月实在受不了了,就自己出来了,也不想回学校了,就自己找工作来了这里。她说,那毕业证花钱都可以买到,而且什么也学不到。

那个新来的孤僻女孩不说话,做事显得有些木讷。线长给她交待什么东西放什么地方之后,她有时候还是摸不到头脑,会愣在那里或者转悠一下找地方,线长会非常烦。今天我就听到线长见她又不知道用完的空箱子放到哪里,就大声说:“这怎么来了一个蠢姑!没脑子!”见到线长这样,我很担心自己被骂,就会更小心谨慎,记住线长交待的每个细节,虽然都是些非常简单的事情。这些事情越简单,如果你做不对,线长就越有理由斥责你。中午吃饭的时候,佳丽说我们的线长:“那个老巫婆!真讨厌!就知道骂人。你还没有被骂。”我说:“我太怕被骂了,所以我处处小心,努力干活。”

我入厂的身份是河南人,31岁。线长问我结婚了没有,我说:“我独身主义,因为结婚就是自找麻烦(我故意这样说,以免被继续追问)”。一个线上的女工说:“你可真想得开。”果然,从此再没有人问我男友或者家庭的事情了。

我们的厕所在厂房的一侧,因为我总是担心自己做得慢,所以可能半天只上一次厕所。但是这一次厕所也没有逃出线长和线上“老”工人的眼睛。我上厕所回来的时候,线长说:“你以后可以从你的右侧出去,那样就不绕路了。”一个“老”工人说:“是呀,我也奇怪你怎么不走近路走远路呐!”我心里想:你们比摄像头还灵敏呀!我其实就是想多走几步路,因为一直坐着没动呀!她们说话的时候虽然并没有不友好,但是这种连上厕所都在别人视线之下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今天是第四天在食堂吃饭了,虽然菜总是换样,但是吃了几天就觉得越来越不爱吃了。在食堂打饭还是挺愉快的,打饭的服务员会跟我们打招呼,说:“你好!”。

头脑空白的一天

时间:2013年3月8日星期五

地点:某德资厂生产线

和昨天一样5:10起床,6:15到了厂里。

今天上午去了一次厕所,中午休息的时候去了一次,下午4个小时一直坐着忙,没有去厕所。

最害怕的是“老”工人过来帮忙做,这个时候就感觉自己特别没用,然后等自己干的时候就逼自己做得更快。心情特别紧张。这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放平心态,没有关系的。她们想帮就帮吧,我已经尽力了。

干活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想的就是一个事情:快、再快、再快!

今天已经完全失去了食欲。看到肉就恶心,就要了一碗面。

306彩票下午线长通知下个星期上中班,就是下午3点上班,晚上11:30下班。

线长跟普通作业员一样上下班。班长每天都是上日班:早上8:15到下午4:45。

佳丽的男友接我们下班

时间:2013年3月11日星期一

地点:某德资厂生产线

306彩票14:25下楼等公交车

14:45到厂里

14:55开始工作

今天和我同一天进厂的小艳没有来。她的消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没有一个人提及。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我问线长:“王艳没有来,她没有跟你说吗?”线长说:“我还想问你哪?看来你也不知道。不过都习惯了。有时候有的人第二天就不来了。还有一次,刚过了两个小时就找不见人了。”就这样,这个人就消失了。感觉她上个星期的存在都变得不真实了,好像她就没有存在过。我就在想是什么原因她不再来了。上个星期我们两个还每天一起吃饭。

今天得知,上周六老员工都加班了,但是我们新员工不让加班。看来加班是一种“福利”呀。

306彩票下午17点吃饭。刚上班两个小时就吃饭了,接下来还有6个小时,感觉很难熬。这种难熬的感觉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个星期我和佳丽下午上班的时候约好了一起走。我们下公交车往厂门口走的时候,佳丽总是说:“我现在就累了,好难熬呀!真不想上班。”佳丽告诉我,她从达方出来后,在另外一个厂工作了2天,太累了,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出来了。她说,在达方还偶尔可以坐一下,在后来的那家厂12个小时一直站着,实在受不了了。佳丽说,现在只有8个小时,怎么还是腰酸腿疼的。

晚上下班时间是23:30。我们的班车到我住的小区的前一站,不到我住的小区。我担心半夜一个人在路上走不安全。上个星期上班下班的时候发现我和佳丽住的小区挨着。上周五我问佳丽下班怎么回家,佳丽说她周一开电动车来上班,下班就可以带我一起回去了。周一的时候,佳丽没有骑电动车,她说她男友担心她骑不好。她又说,她男朋友说了,到时候他带我们两个一起回去。

晚上下班的时候,佳丽的男友已经站在厂门外等我们了。他给佳丽带了一件皮衣挡风。因为电瓶车很小,后面只能带一个人,他/她们让我坐后面。佳丽就蹲在前面。佳丽和他男友的个子都不大,我跟佳丽男友的个子差不多高。电瓶车上有了我,负担太重了。

我们三个人在这个小电瓶车上是很危险的,但是,佳丽和男友非常热情,让我盛情难却;再加上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从厂子开到我们住的小区用15分钟的时间。主要是电动车拉我们三个人非常吃力,一种马上就没有电的感觉。

他/她们租的房间大概10平米左右,一个月470块的房租,没有任何独立的设施。我住朋友租的当地拆迁安置小区里,是4年以前租的,当时租金一个月900元。后来房租普遍涨价,房东考虑到是老客户,去年涨到了1450元(新房客同样的房子租金要1600-1800元)。是三室一厅的套房,有厨房和厕所。

306彩票我们大概有100多人一起下班,只有2个打卡机,11:30一到,大家就一拥而上,都快把打卡机给挤翻了。

没有实话的对话

时间:2013年3月12日星期二

地点:某德资厂生产线

14:25下楼等公交车

14:45到厂里

14:55开始工作

今天听了特别可笑的一段对话,就是我们线上一个“老”工人和佳丽的对话。这个老工人43岁(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因为没有人给我介绍,她们老工人彼此称呼的时候用的是苏州当地话,我也听不懂),已经在这里工作10年了。她和佳丽聊天。我经常和佳丽一起上下班,我对佳丽还是多些了解的。所以可以判断出,在回答“老”工人的问题时,佳丽几乎没有说几句实话。

“老”工人问:“你跟你男朋友住一起吗?”

佳丽答:“哪里会!不住一起”(而我知道佳丽和男友住一起)

“老”工人问:“你职高毕业了吗?”

佳丽说:“毕业了。”(而我知道佳丽没有毕业,也不准备继续读了。)

“老”工人问:“你干吗5月份想请假呀?”

佳丽答:“我春节都没有回家,家里有事情,想回去看看。”(佳丽告诉我,她想请15天的假去男朋友家,如果请不下来就辞职不干了。)

同样,佳丽问“老”工人的问题也没有得到真实的答案。

佳丽问:“你们有工龄工资吧?”

“老”工人答:“没有。”(我不相信。)

今天佳丽男友来接我们的时候给佳丽带了一个小凳子,这样她就可以坐在前面,而不是一直蹲在前面。昨天电动车拉我们三个很吃力,我以为是电不足。今天佳丽男友说他刚充了电,花了2元钱。但是电动车还是很吃力。或者是电瓶太老了,或者是我们三个人太重了,尤其是我个子太大了。

我今天了解到:我们线长47岁,在厂里干了20多年。其他人有的干了10多年,有的干了6、7年。

终于明白了怎么算工时

时间: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地点:某德资厂生产线

今天线长把我借给另一条线。昨天我听她们用当地话议论一些事情,偶尔冒出几句普通话,我明白了她/他们在安排休假的日期,好像老员工轮流休假。另一条线因为几个人同时休假所以缺人。我今天做的产品更加枯燥,这个初级产品由两个小螺丝、两个大螺丝和两个可以扣在一起的塑料壳。动作就是摆一个塑料壳,放两个小螺丝,放两个大螺丝,扣上另一个塑料壳。

今天终于明白了如何算工时。上个星期从星期二开始,每天早上线长会拿一个工时单过来让我签字,是中英文对照的,是让我确认前一天我的工时。第一次我连问都不敢问就签字了。第二次,我鼓足勇气问:“能帮我解释一下吗?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是怎么算工时的。”她解释了一下,说得很快,我没有听懂。她看我困惑的眼神就说:“再解释我就不会说了,你要是有问题去找班长好了。”我就保持沉默了。接下来几天,她每天早上来让我签字的时候都告诉我:“按照你的7折标准,我给你算你完成任务了,反正大家都是一起的。”我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