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06彩票 > 现代言情 > 那条河
第二十章 学习很重要
作者:菠萝笠、朵儿、笙九 | 字数:2186 字

“方工。”石桂清对方瀚博打了个招呼。方瀚博点了点头,对她说:“我们开始吧。”石桂清笑着点了点头,对方瀚博说:“方工,我认识基础的一二三四五。”方瀚博点了点头,说“很好啊,”,他略微想了一下,抬头对石桂清说“今天我先教你写自己的名字,石桂清。”

石桂清看着方瀚博念出自己的名字,觉得自己的名字也是非常非常好听的。

两人来到一个略微平滑的大石头前,方瀚博拿出纸和笔,在纸上写出了字体潇洒并且劲透有力的字“石桂清”,他指着“石”字,对石桂清说:“这个就是石字,你看它的形状像我们现在靠着的大石头,这是石字。”石桂清看见他的嘴一开一合,呼出的气息在自己的耳畔萦绕,心里记住了方瀚博说的话,又听见方瀚博说“这是桂字,桂花的桂,是一个木和两个土放在一起的,”石桂清点了点头,在手里比划着这两个字。

方瀚博指着“清”字对石桂清说:“这个就是清字,是干净透彻的意思,我们说的清风,清泉,都是这个意思,就像你的眼睛也很明亮干净,也可以用清字形容。”石桂清抬眼看向他,微微出神,刚刚方瀚博说自己的眼睛好看吗,是这个意思吗。石桂清看着方瀚博,想到他说的话,他写的字,脸颊开始烫了起来。清风吹来,石桂清稍微平静,心想,这就是清风啊。

石桂清又写了几遍自己的名字,天色太晚了,两人便各自回去了。

日子在打擂台后又回归平静,但是石桂清和方瀚博两人的学习却没有停止。

这天夜里,仍然是那个花田,方瀚博看着石桂清,月色朦胧,石桂清的面容仿佛蒙上一层白雾,柔和又动人。石桂清已经可以在识字之余学习一些简单的诗词和算数,方瀚博打心里高兴,这个姑娘脾气好,人也十分聪明,对学习十分有悟性。方瀚博细细打量着正埋头习字的石桂清,却不知石桂清突然抬头,两人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方瀚博以为自己的打量被发现了,微微红了脸。石桂清举起手中的纸,问方瀚博字的意思和自己写的对不对,方瀚博接过纸,仔细的看着。

“咕噜噜”,方瀚博听见这个明显的声音,抬头看了下石桂清,有些关心地问道:“饿了吗”。石桂清从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捂了捂肚子,对方瀚博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若男和小翠她们几个晚上常吃不饱,我就把我的给他们分了。”方瀚博听了,没说什么,心里却有了主意。

第二天石桂清来到花田,方瀚博仍然是早早地等在了那里。石桂清拿起了石头上的纸和笔准备继续前一天的学习,眼前却伸过来一只手,她抬头看向方瀚博,那是个纸包,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看方瀚博。

方瀚博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对石桂清说:“打开吧。”石桂清微微含笑看了眼方瀚博,慢慢的,小心翼翼地打开纸包,里面是一个白馒头。石桂清凝滞了几秒,眼波微动,抬起头看了下方瀚博,对上他的视线迅速低下头,有些犹豫道:“方工,这……”,方瀚博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又对石桂清解释道:“我平时晚上吃不下太多,所以就带过来给你了,你别觉得不好意思,就收下吧。”

石桂清明白方瀚博的意思,握住了馒头对他笑了,方瀚博觉得石桂清真是澄澈又干净的好姑娘,心地也非常好,对她多了一些怜惜。石桂清拿住馒头,一边听方瀚博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她,一边细细地慢慢啃着,舍不得一下子吃完。即使所有的白馒头其实都一样,而且方瀚博给的已经冷了,又放了这么久有些发硬,她还是觉得这个馒头又香又白,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馒头。石桂清每一口都细细嚼着,看着方瀚博的一举一动,心里微微暖了起来。

这天的晚上学习时间结束以后,方瀚博拉住了她的手,说:“跟我来一个地方。”石桂清看着他有些没头脑,只是视线又移到了自己和他牵着的手上。

方瀚博的手有些粗糙,经常握笔的手指有些老茧,他的手宽厚又温热,将她的手紧紧的拉住。石桂清一路出神,跟着方瀚博来到另一处花田,这里的花更加茂密,石桂清捥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看向方瀚博问:“方工,怎么突然带我来这里?”

方瀚博转过头,低下头看着石桂清,伸手指向天空,说:“看,是不是很美。”石桂清顺着他的手看去,不觉轻声低呼出声,“好多星星,”真的好多星星,夜幕都仿佛被铺满了似的。方瀚博慢慢坐在地上,对石桂清说:“月明星稀,今天没有月亮,也万里无云,仿佛可以透过天空看到宇宙。”

石桂清看着天上的星星,仿佛心里都被放空了,觉得自己已经沉浸在星的海洋里,身边是无尽的花香。她看着席地而坐的方瀚博,也慢慢坐下,抬头看着天上,说:“确实,感觉像星星做的大海。”方瀚博笑了一下,星星做的大海吗,他看了石桂清,伸出手,指着星星:“今天,教你认星星,我们从北斗星开始吧……”

石桂清耳边是方瀚博的声音,温和又好听,其实她知道这些他说的星星怎么看,小时候夜里走的迷路,被爸爸找到后,爸妈曾经教过自己怎样看星星认方向。只是,石桂清在过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方瀚博,笑了下,接着看向天空,仔细听着方瀚博的话,是不是点头。

时间已经晚了,方瀚博慢慢站起来,拉了一把有些腿麻的石桂清,两人开始往回走。石桂清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的话,对方瀚博说道:“方工,今天……谢谢你。”方瀚博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石桂清,石桂清看他停下来,也转向方瀚博,歪了头对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方瀚博斟酌了一下措辞,对她笑着说:“我们都一起学习这么久了,你还方工方工的叫我,多见外,你……以后可以叫我瀚博。”石桂清愣了一下,她看见月色下方瀚博笔直的站在那里,微风拂过他的头发,鼻间却传来花田的阵阵花香,她有些高兴现在是夜晚,方瀚博也许不会看清她嘴角带的无法抑制的微笑和已经红的发烫的脸颊还有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