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06彩票 > 现代言情 > 那条河
第十七章 作证
作者:菠萝笠、朵儿、笙九 | 字数:2078 字

石桂清看见方瀚博仍然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对他招手,于是对方瀚博轻轻喊了一下:“那个……方瀚博。”

方瀚博听见声音,转过头,看见石桂清一边向自己招手一边对着自己说话,他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石桂清在和他说话,方瀚博不好意思地对了石桂清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对她示意自己在听石桂清说话。

方瀚博对石桂清笑了下,点了点头“嗯?”

石桂清朝他笑的眯了眼睛,学着方瀚博的样子,也对方瀚博点头说:“还麻烦你当证明人。”

方瀚博转过头看了看看了看大栓,又看了看石桂清,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下来这件事,只好尴尬地笑了一下。

大栓觉得石桂清找公证人没什么不对的,于是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对方瀚博大声地说道:“方工,就请你给我们做个证,这事儿不可能输。”

方瀚博没了什么别的顾忌,看着石桂清又看向大栓,笑着点了点头答应了石桂清交代他的这件事。

石桂清走到了大栓面前,和大栓面对面站着,直视着他的双眼,脸上带了笑容。方瀚博站在石桂清和大栓中间,看着他们俩。石桂清伸出手握住了大栓的手,加紧了力度,有些坚定,大栓看着石桂清的眼睛,方瀚博现在中间,看着他们握手,很高兴地宣布了石桂清和大栓之间的协议达成。

傍晚时分,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夜晚的帷幕已经拉起来了,一轮月亮挂在中间,大家基本上都已经回了自己的家,只剩了零星的火光在田埂间缓缓移动,那是晚归的人在拖着疲惫的脚步慢慢的回家。大家结束了一天的劳作,都回了宿舍,收拾自己洗漱上床,慢慢进入了梦乡。

方瀚博回到自己宿舍,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觉得有些意思。煤油灯的光暖暖的洒在书桌上,窗户似乎有些漏风,火光时不时摇曳几下将方瀚博的影子拉长缩短。他看着斑驳的墙上的自己的影子,有些发愣也有些恍惚,方瀚博的脑子里忽然出现了那个女孩子。

那个阳光下对着自己笑的石桂清。她的眼睛那么清澈,像在烈日下看见一汪清泉的感觉,她那勇敢无畏的神情,方瀚博想着,嘴角带上了自己都没有发觉的笑意。他收拾好一切躺在床上看书,却只看进去了只字片语,最后索性放下了书平躺在床上,想自己的心事,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些期待明天了。

女人们的屋里,昏暗的煤油灯亮着,偶尔蹦出零星的火花,众人累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宿舍,大家忙碌辛苦了一天,又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大家都显得有些疲惫。女人们在回到宿舍后一个个先后倒在通铺上,虽然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叽喳喳的聊天,但是大家都太劳累了,于是聊了几句就都很快的睡着了。

石桂清却没有那么快的上床睡觉,她坐在椅子上稍稍想了片刻,就马上有了主意开始行动起来。这个点子她在白天决定和大栓打擂台的时候就想到了。

石桂清慢慢地从自己的蓝花土布包袱里掏出几块布,拿在手上看了看,小心的把它们展平,放在手里。然后她慢慢地找出了针线,在煤油灯的光亮下穿针引线,开始缝起了那几块布。原本已经躺下的秦若男本来已经闭上了眼睛,恍惚间听见动静以后,微微睁开眼睛来,轻轻地起身坐起来,生怕把其他同伴吵醒,她揉了揉眼睛,觉得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看着石桂清缝着那几块布,石桂清一针一线格外认真,秦若男有些疑惑。

306彩票秦若男揉了揉胳膊,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肩膀,歪着头看着石桂清缝着那些布头,十分不解,于是摄手摄脚地爬下床,生怕吵醒了其他人,她慢慢走到问石桂清身边,把头凑过去,道:“桂清,你这是做啥?”

石桂清听见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才发现原来大家都睡了,只有秦若男坐起来看着自己,于是对秦若男微微笑一下,把手里的东西举起来给她看了一下,轻声说着:“我给大家缝个垫肩。”

女人甲之前被秦若男和石桂清的说话声音吵醒,慢悠悠地起身,看着石桂清手里的几块布,还是觉得有些不解和疑惑,于是问道:“这有啥用?”

石桂清看着她们笑着,但是没有放下手里的活,反而有些加快了速度,她对她们解释说着:“和那些老爷们儿比擂台,光拼力气我们肯定是比不过的,所以我们要智取!”说着点了下头,眼睛里发出了狡黠的光芒。

女人乙偏了偏头,看着石桂清和她的举动,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对于她想做什么任然没有头绪:“智取?”

石桂清点了点头,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把布头放在肩头比划了一下,对她们几个人说着:“对。只要我们每人都有这么个垫肩,我有把握赢他们!”

女人甲有些明白了石桂清的意思,很开心,一股脑坐了起来,仿佛身上都有了力气一样,对着大家握紧了拳头,很有志气地说:“好。大家快起来,我们做垫肩。”

于是几个女人连忙赶紧从铺上爬起身,一扫之前的疲劳,大家都纷纷围坐到石桂清身边,帮忙拿出了几块布,找出了自己的针线,也和石桂清一样开始缝了起来,有些开始悄悄说起了小话,女人们凑在一起总是有很多话想说。大家坐在一起,凑在灯光下,偶尔说几句话,虽然还是有些劳累,但是总觉得大家在一起就干劲十足了。一想到明天的比赛,大家不仅忘了自己今天一天劳碌后的疲劳,反而有些跃跃欲试了。

石桂清笑着看着大家,没停下手里的活,但也时不时看着别的女人手里的活,帮着指点一下,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她们说着:“大家伙明天穿上薄棉袄儿,垫上垫肩,再热不要减衣服,这人啊,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