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06彩票 > 现代言情 > 那条河
第十六章 男女连队
作者:菠萝笠、朵儿、笙九 | 字数:2009 字

男人们像是听到了集结号一般,迅速都大栓面前集合,众人的小脸蛋通红,等着大栓开始做动员。

大栓也算是笨嘴笨舌,看着自己的战友,想了半天才憋出了几句话来:“同志们,从今天开始,我们的战斗连就有了新的称呼了,同志们,董存瑞就是我们学习的光辉榜样,我们要做到不怕的牺牲,排除万难的思想准备,我们一定不能输给刘胡兰战斗力连,我们一定不能输给一帮女人。”

“刘胡兰战斗连”的女人们听到大栓的口气中似乎有些瞧不起的女人的语气来,一个个转头看看大栓这边才成立的董存瑞战斗连,大栓还在慷慨激昂的动员着战友,刘胡兰战斗连的战士们寻声朝这方向看来,男人们个个昂首挺胸,头也不转,看都不看:“刘胡兰战斗连”。像是在完全忽视刘胡兰战斗连的存在。

石桂清看了一眼站在“董存瑞战斗连”队伍之外的方瀚博,方瀚博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他也觉得大栓的话说的有些过头了,但是大栓和同志们正在兴头上,也不好意思去打击他们的积极性,还是没有去拦着大栓。

石桂清却是个不肯服输的主,听到这边有人瞧不起她们战斗连,瞧不起她们是女人,开始生气起来,她才被选上连长,这个时候要是被对方把气势给比下去了,她定然会脸上无光,看着大栓嘚瑟的样子,总是觉得还是要替自己的队员们挽回一点场面。

想到这里石桂清一拍手,带头朝“董存瑞战斗连”走了过来,她身后跟着几个女人,一个个板着脸,看的方瀚博一整发毛,方瀚博在旁边嗯嗯了几声,想要提心大栓,但是大栓却全然不知的继续和他的演讲。

方瀚博无奈的摇摇头,不在说话。

看见远处有一些男人们正聚在一起,石桂清慢慢走过去,向他们招了下手,说了声:“嘿……”

男人们依旧自顾自的做事,和别人说话或者索性在发呆,装作没看见石桂清和他们说话的样子。

女人甲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感觉。她转过头看了下石桂清,又看向男人们,清了清嗓子,大声对男人们道:“是不是男人?叫你们都没个吱声的。”

男人们听了她的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看热闹的心态。

男人甲听了噗嗤笑了一下,双手抱臂,眼睛上下瞟着女人甲,像是在打量什么似的,慢悠悠地说:“怎么的?谁不是男人。我们不是,你是啊?”

女人甲听了顿了一下,脸颊微微发红,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捏紧了些拳头,看上去有些愤怒,又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支支吾吾地说:“你……”

男人乙把吸得只剩下一点烟头的烟扔在地上,慢慢伸过脚,用力地在烟头上踩着。“这工地上,你们没了老爷们管,现在一个个都想出头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手背在身后,看着刚刚的几个人,一下一下捶着自己的背。

石桂清笑了笑,摊了下手,看着他笑眯眯地说:“大兄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毛主席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你这是轻视女性!”

大栓从鼻子里“嗤”了一声,极为不屑的样子,看着石桂清冷笑了一下,转过头,斜了眼睛看着她,说:“啥轻视不是轻视的,我只知道我们男人力气比你们女人大,这重活累活还不得指着我们?”说着拍了拍边上兄弟的肩膀,男人们有的也笑了出来。

石桂清挑了挑眉头,眼波微动,心里不同意大栓的这种说法。但是只用了片刻,她轻轻笑了一下,对大栓说:“你这话我就不同意。明天开始,我们工地要开始拉石碾子了,就这事儿上,我提议我们来打个擂台,比个高下怎么样?”

大栓听了哈哈大笑,转过身,一边看着一边围着石桂清慢悠悠的打转。他踱着步,时不时点点头,好像觉得很有意思,说:“太阳怕是打西边出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磙子、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有的男人对着石桂清捏了捏拳头,展示了自己手臂上的肌肉,然后看着她们笑出声来。

石桂清抬了抬头,看上去很有底气的样子,她声音响亮的说着:“敢!”

306彩票男人甲摇着头,发出了“啧啧”的声音,看着边上的兄弟们,指着石桂清说:“你这八成是疯了,我们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你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他边上的兄弟们有的摇着头,觉得石桂清不自量力,有的哈哈地笑着,好像看见了个傻子似的,有的仍是自顾自的做事,偶尔看一眼他们,发出轻蔑的笑声。

石桂清皱着眉头,有些不满他们的反应,她觉得很是不满,于是大声说:“没比过你怎么知道不行?”

大栓停住了脚步,靠在一边的墙上,瞥着石桂清,对了兄弟们点了点头,朝着石桂清大声说着:“比就比,谁怕谁!”周围的男人们开始起哄,有的笑着,有的在喊着什么,都等着看他们的好戏。

石桂清很有自信地笑了,风吹过发丝,衬托的面容都非常有朝气的感觉,似乎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她对着男人们说:“好,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如果你们输了,我要你们向我们“刘胡兰连”道歉,不该轻视女同胞!”

大栓握了握拳头,显示了下自己的男人气概。他看着石桂清势在必得的样子有些觉得好笑,区区的女人怎么可能比得过自己这种实打实的壮汉。于是他挺了挺胸膛,意气满满的说:“呵,就没在怕的,根本不可能输。”

石桂清看见方瀚博正站在一边看着大栓,她转向方瀚博,对着他微笑了一下。她向方瀚博招了招手,让方瀚博看自己。